【酒j】博弈

真的非常喜欢酒j了

ooc

本来想接上次的文发后续的,可是只码了一半,而且没写出心目中的感觉,所以就发了这篇。

这是篇半夜脑洞,不太会写这种类型的文。

功底不到,写的不太清楚,有问题可以评论问我哦

每一章09的名字都是有变化的哦!

(初三要开学啦

00.

“我第一次见你,是在酒吧里。”

01.

伍声隔着远远的人群,一眼就望见了被簇拥在当中的那个身影。

那人挑着眉头,挑衅的望着对方,手中把玩着小小的筹码,一头卷毛格外引人注目。

伍声没由来的讨厌。

对方仿佛感受到伍声不善的视线,抬头望过来,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下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。

......危险。

这是伍声对这人的第一印象。

 

后来伍声得知,这人叫JY,

“赌场上运筹帷幄的高手,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,总来咱这小酒吧转悠。”鼠大王坐在吧台旁,望着原本冷清的酒吧开始热闹起来。

伍声没出声,低着头擦着手中的高脚杯,黑框眼镜挡住了他的目光。

过了半晌,头顶掠下一片阴影。

听到一句不熟悉的声音。

“有酒么?”

02.

也没有什么不同。

只是多了一个在吧台旁的身影。

“伍声,这局,你猜会赢吗?”

JY总是问他。

每每此时,伍声总是放下手中的杯子,望向不远处的赌桌。

“...不会。”

时间久了,JY也好奇,问他,“每个人都不会?”

伍声没说话。

久到JY都觉得他不会回答的时候,他突然笑了笑,

“只有你会。”

 

虽然伍声觉得多了一个能聊天的人挺好的,可他也没想到能和这人搞到一起。

那天酒吧冷清的很,昏黄的灯光打在JY的侧颜上,伍声觉得自己看不透他,

门口一阵骚动,酒神瞥向一旁喝酒的鼠大王,鼠大王正准备出去看看情况,却被站起的JY挡住了去路。

“找我的。”

门口一个身形高大的人已经跨进了店门,JY一口气喝光了杯里的烈酒,脸上浮起一丝红晕。

伍声看着他跨步向那人走去,脸上处变不惊的表情一点也没变,突然很讨厌这人知晓天机的样子。

好像谁都不在乎。

他们背对着伍声交谈,声音压得低沉,他只能听到几声JY的轻笑。

时间一下子被拉的很漫长,眼前的一切都好像是慢镜头,伍声盯着JY的背影,心底有个声音越来越清晰。

那人临走前,回头看了一眼伍声,目光赤裸。

“伍声,你...”

伍声一把搂住JY,贴上了他的嘴唇。

凉的,软的。

亲吻许久,伍声终于放开了JY,一旁的鼠大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,JY沉默了一会,突然笑出声来。

“喜欢我啊。”

“啧,真巧。”

伍声还是记得JY那时的眼神,掺杂了太多感情,让人看不清楚。

03.

日子过的很快。

或者说,因为有JY,所以日子过的很快。

“为什么你一直待在这儿?”JY常常问,

“..我第一次见你,是在酒吧里。”伍声也总是这么回答。

伍声喜欢JY在赌场上运筹帷幄的冷静,露出的笑容蛊惑人心,迷离又危险,喜欢的要死;

伍声喜欢揉JY的头发,直到看到那人有些气急败坏的冲他喊“卧槽伍声你他妈的是狗吧!”,会恶作剧般的笑出声;

伍声喜欢认真的盯着JY,细细的看,从眉眼,到嘴唇。那一刻,他们之间的距离,不过三厘米。

可是伍声觉得,他还是看不清JY。

 

那天JY点了一杯他平日很少喝的烈酒,一饮而尽。

伍声很想问问他怎么了,可是他看到JY对他说,

“等我。”

十五天。

对于伍声来说,没有了JY的日子,又变得难熬了起来。

甚至比以前更漫长。

消失的第十五天,JY终于出现了。

一头卷发凌乱,带着风尘仆仆的气息,脸上透出疲惫和倦意。

伍声抱住了他。

他听得JY在他耳边说,“我爱你。”

丧失理智前的一秒,伍声听见JY说了一句,“我是警察啊。”

04.

09似乎做了一个很长的梦。

他梦到自己很小的时候,父亲带走了家里所有的积蓄,看都没看坐在地上抱着妹妹哭泣的母亲,离开了家徒四壁的空房子。

他梦到妹妹被追债的人从母亲怀中夺走,母亲跪在地上哀求着,却被数次的踢倒在地。

他梦到母亲再无清明的眼眸,从富丽的大楼上跳下,艳红的鲜血成了他一辈子的噩梦。

他梦到自己小小的一只缩在孤儿院的角落里,被一堆孩子围住打骂,每个人蔑视的眼神刻在了他的脑海里。

他梦到自己被带到一个人的面前,那人笑着对他说“你的妹妹还活着”。

他梦到自己满手鲜血,眼神凌冽的站在几具尸体前,旁边那人仍旧是笑着的,不知道是赞赏,还是讽刺。

那么多的片段堆积到一起,构成了09的人生。

黑暗,沉重。

然后一束光出现了。

 

09再次醒来,已经是白天了。

阳光透过窗户大片的落在床上,好看的不像话。

可是身旁的那人早已不在,偌大的床只有他一人,空荡荡的。

身旁的手机铃声响起,他却迟疑了很久。

“..喂”

“2009,你的任务,你还记得吗?”

05.

酒神不知道他是怎么赶到这儿的,脑海中混混沌沌,什么都想不明白。

可是他的心目标却无比明确。

他看见了不远处的JY。

JY就站在那儿,酒神看不清他的表情。

也从来没明白过。

一颗子弹呼啸着从酒神的耳边掠过,打中了不远处毫无躲闪的JY。

那一刻酒神感觉自己的世界都崩塌了。

身体比大脑更快的做出了反应,他三步并作两步的扑在JY的身旁,突然恨死了他无时无刻都波澜不惊的冷静。

“艹,09你是狗吧,你一个人来就算了,还带那么多人,啧,tm的枪法真准。”JY躺倒在他的怀里,右手擦了擦嘴角的血。

酒神特别想晃着他的肩膀,狠狠的问他为什么不躲开。

可是他什么都没说。

“我建议你啊,等会就快跑,我好不容易把你妹妹搞出来,你再被警察抓住我就很难堪了。”

“我现在好歹还是个烈士,要是犯罪家属被逮到,就成了帮凶了。”JY望着他,嘴角上扬,目光深沉。

酒神终于读懂了JY的眼睛。

透着苍凉和无奈,藏着爱而不得的悲怮,流露出的满腔爱意。

酒神觉得自己真是个傻逼。

过了很久,久到JY以为酒神不会再出声时,酒神说,

“你知道吗,其实我们第一次见面,不是在酒吧。”

JY一愣,随即握住酒神的手,笑着说,

“我知道。”

“我第一次见你,也不是在那儿。”

 

远处传来警笛的鸣叫声,不绝的枪声,还有几句焦急的“小卷儿”。

可09都不想听。

他看着怀里的人越来越虚弱,原本红润的嘴唇因为失血过多而变得苍白,可JY还是笑着。

“你怎么..怎么还不走啊。”

“戴士,你真狠心,”

“我爱你,你听到了吗?”

“我不想要什么了,我只想要你。”

 

“JY,你这次卧底的目标是黑帮最得力的杀手,人送外号酒神,代号2009,真名——”

“伍声。”

评论(12)
热度(35)
© 可爱一点吧|Powered by LOFTER